当前位置:主页 > www.505359.com >

请以 “窗外的 ”为题写一篇作文600字以上拜托啦!

发布日期:2019-11-30 12:5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个静悄悄的晚上,明月如钩、月光如水、繁星点点、星光闪闪,我坐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的世界。

  窗外世界的房子真雄伟、真高大呀!你瞧,这些摩天大楼错落有致、鳞次栉比;你看,那些深宅大院花墙镂空、灯火通明。房子上的灯火就更美不胜收了,它们一层一层的,就宛如一根五颜六色的金针把一幢幢大楼缝成了一幅美丽无比的景象。

  窗外世界的大桥也是雄伟壮观的。长江大桥就宛如巨龙在长江上架起了气势宏伟的一道彩虹。桥下的河水也是特别美的,它们清可见底、银光闪闪。有时它们高兴,用水抚摸自己的秀发;有时它们又生气,不停地用洁白的浪头打着岸边的大岩石。

  在这幽幽静静的深夜里。有巨龙凌空的黄花园大桥;有气魄雄伟的高楼大厦;还有流水淙淙的长江;还有五光十色的灯火……怎能不令人心旷神怡呢?

  每当金色的光辉透过窗口将房间照亮时,新的一天来临了。我打开窗子,一股夹杂着树木清香的空气扑面而来,吹走室内的污浊,带来清新气息。

  窗外,是两棵高大的榆树。春天来临,嫩绿的树叶悄然萌出,散发着香气。随着夏天的到来,枝叶变得婆娑而茂密,吸引着鸟儿在树上盘旋飞舞;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一曲美妙的乐章,使人心旷神怡!每当秋天,满树挂满了嫩绿的榆荚,似一棵摇钱树,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深邃而湛蓝的天空上,几朵淡淡的白云,在秋风的吹拂下,似仙女遗失的头巾;又似散落的百合花的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秋日的早晨,风是轻轻的,阳光也是柔柔的。看着如此美好的画面,感觉全身轻松而舒畅.

  此情此境,我喜欢伏在窗台上,静静地欣赏,静静地梳理自己的思绪,心中便如天空一样清澈,似云朵一样轻盈。

  我想这样的时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那些刚下夜班的医生和护士,刚换下工作服走出车间的工人,他们正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这些,我赶紧收拾起书包,快步走向学校。我要珍惜这大好时光,抓紧学习。

  今天,我把作业做完了,便想∶干什么好呢?看电视,没意思,出去玩,可又太疲惫。还是把窗户打开透透气吧!刚打开窗户,便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

  透过窗户,我看见一排排柳树抽出了新芽,远远望去,一排排柳枝儿被风一吹,摆起了她柔软的身躯。一棵棵松柏还是绿的那样深,那样苍翠挺拔,仿佛一个个战士,永远保卫着我们的家园。一朵朵鲜花开得那样鲜艳,那样亮丽,那样令人回味。看那傲立枝头的白玉兰,像身披白纱的少女,亭亭玉立,清爽圣洁。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在争芳斗艳的花上留下了它们的足迹。我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泥土的清香。高楼与这儿相比,相对逊色多了。

  透过窗户,我看见了一幢幢高楼大厦耸立在地平线上,像一个个巨人在操控着人类的世界,使得一个个孤独无助的人只能看见天的一块。天有多大?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透过窗户,我看见一个个快乐无比的孩子,在尽情的欢笑着,我真羡慕那些天真活泼的孩子们,他们可以那样尽情地玩耍,什么事也不过问。他们在红花绿草中被衬托得如此可爱,那样美丽。他们在嬉水,显得他们那样富有激情;他们在打滚,从那红扑扑的脸上表现出的是茁壮的生命力;他们在跳绳,从那不停跳跃的脚中,能看见他们聪明、快活……

  我拥有一个小房间,或者也可以说小房间束缚着我。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外面喧哗的声音,不喜欢外面扬起的尘土,不喜欢外面满地的垃圾……总之,我不喜欢外面的一切。香港六合开奖结果我喜欢我的小房间,宁静而又安详。空旷的屋里,永远有我忙碌的身影。我要把我的小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干净得一尘不染。然后整洁的屋里只有我一个欣赏者。

  我不喜欢阳光,它总是肆无忌惮地往屋里钻,使温柔的小屋变得明堂堂的,它总是刺痛我的眼球。于是,我拉上了窗帘。阳光,我也不欢迎你。

  我不喜欢风。一不留神便把一张张整整齐齐摆放好的试卷吹得飞扬起来,散落得满地都是。于是,我关上了窗户。风,我也不欢迎你。

  可是,有一天,一阵笑声通过窗户穿过我的耳膜,我掀起窗帘,啊?下过雪了。雪在这里变得珍贵了,雪地里,几个孩子正在打雪仗,笑声在天空中回荡。蓦然,我产生了一中异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也许就是冲动吧!于是,我丢下热水袋,冲下了楼……

  “小朋友,我跟你们一起玩雪仗好吗?”那些小孩带这天真的笑容,冲我点点头。

  于是,雪的里出现了我奔跑的脚印,一串又一串,数也数不清。末了,孩子们都回家。啊,出太阳了,我挥去额头上的汗水,冲着出升的太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

  仿佛自己一直活在一种淡泊的状态中,周遭涌现的一切似乎都与自身无关。冬天的阳光有一种催促人睡眠的暖意。仿佛是穿透了无数层云才能投射到我身上,让我感觉它既不浓烈也不浅淡的温柔像一双柔情的手抚慰内心不知名的空虚和恐惧。

  ?窗外是被绝断了的冬的寒冷,而现在阳光却长驱直入,驮着半壁的斜晖揉入我的眼。于是我想甚至只能此刻沉醉。因为常醒着,免不了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但心中涌动的未来的方向和冲动却又拼命支撑我克胜疲惫。

  ?我幻想着会有一天牵扯在我身上一切狂躁的因素会遁形。遥想着沙漠中那一绝胜之景,斜阳中,被阳光拖的长长的身影。暖风中渐行渐远的身影,牵着瘦马,吹着玉箫,衣矜飘动寂寞又落拓的绝美,背着美丽,留下晚风如故人,幽咽在我的小楼阁上。我甚至惶恐地注视着天上的明月,看它摇曳的身姿幻生的魑魅张扬,想起日日夜夜吞噬心灵的恐惧,原来,剥去伪真,我仍然脆弱地在黑暗中惶恐。

  ?岁月锈蚀了它的容颜,时光凋蔽了它的色泽,徒留下一排排深浅浅的印记,仿佛想要告诉我,那么轰轰烈烈的日子已经在恍惚间悄然消逝了,如同流水,一去不复返。我忽然想起以前多么喜爱阳光,看它一遍一遍穿透我的记忆。回想竹喧,回想长亭,仿佛只是那些轮回的画面会在某个无措的下午,一次次涌现,没有来路,亦没有退路,一遍遍吞食伤口,直至渗不血采。

  ?我甚至没有用手碰触那扇窗,如果从某天下午起,心窗被狼狈关闭后,我就再不会去开窗,我再也不理会周围的一切,我已忘了窗外那薄发的长春藤,忘了那爬上我窗门上的阳光,它在心门之外总被排斥。

  ?所有来自回忆的花香、小径、古树和藤椅在同一天隔断在城堡之外,所有溪流、宠物和植株也消失遁形于苦闷与痛苦中。那窗外被我所遗忘的一切,一切都还在吗?他们都还好吗?推开窗户,阳光一下子钻了进来,爬满我苍凉的额头,我探出头去看长春藤沿着屋脊亲密地攀缘,瞬间绿满了心头。夕阳中的晚风蹲坐在窗前,幽咽着轻声呢喃着我的名字。

  扇动着纤弱的羽翼,沐浴着昔日的阳光,抖去夏天的不安,披上金黄的目光。彼岸,依旧是和着寒风的故土,在弥漫着淡淡的清香。一种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一种温柔的语言在梦魂萦绕,一种沉重的诺言在渺茫的心灵旷野上——落定尘埃。

  多少着风雨之夜,我扪心自问着不争气的我,竟然没有发现窗外的世界是如此的精彩;多少个阳光日下,我独自徘徊在校园的大道上,竟然没有发现校园之外——窗外世界的迷人;多少个虚幻梦境,我迷迷糊糊地像个流浪者,竟然没有用跋涉的步伐,流浪完窗外的世界。

  后来,我发现窗外的世界,有一只在悄然扇动着双翼的生灵,似乎是倒在血泊中依然站起来的精灵,也似乎在用沉思般的情愫,追寻着一千年前敦煌壁画的神秘和飞天旋律,一种“曹衣出水,吴带迎风”的意境,马上植根于我肤浅的头脑。我不能不惊叹,窗外的世界竟然是如此的深刻和催人深思。我的意识马上告诉我:这种生灵的名字叫蝴蝶。而我有时便虚幻地假设我就是蝴蝶的花朵,在宽敞的大道,在古香古色的花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像桅子花香霎时弥漫着整个空间。我想:这是上天给予我的心灵世界吧?抑或是前身的蝴蝶小伙伴的再见?如果再说是上天,那么我也说不清楚了……

  有人说,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一朵美丽的花,就是一个美丽的世界。这世界就是窗外的世界,心灵的窗外世界。我渴望在夜深人静之时,拿起平凡而不平凡的笔,在田字方格中倾诉着我情感波澜;我更喜欢,用遥远的思维,在诗歌中定格我脆弱的心灵,还有那窗外的世界。

  我渐渐感到,窗外的世界,是我精神支柱的生命本源,愿这世界的姿丽纷呈,流淌着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水。

  我渐渐觉得,窗外的世界,仿佛是我的脚印遗失在旷远的戈壁滩上,然后望见“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悠悠景象的沉思天堂。

  WORD的界面打开,一片空白,如同心里空白一片。虚幻常常像在上网期间传输中断出现的黑白界面一样,横插进我的思维。

  窗外,远近的楼群.树木.天空都让灰尘调和成了一种色彩,阳光照上去,呈现出金黄的色调。我是一个常常容易感到不安的女人,还好今天窗外阳光明媚,几乎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论坛又登陆不了,心情札记已经刷屏完毕,无聊至极加入了心情札记的群,很意外见到了小飞,小柔,海上等曾经相处融洽的一帮朋友,聊到晚上该出去买菜的时候,我揉了揉酸涩的双眼,美美的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滴了“珍视明”,眼睛里瞬间的清凉突然让我变得心情好好,我决定出去走一走。445466.com

  换上新买的“达芙尼”鞋,跟高6寸,许久没穿过高跟鞋了,有点不太习惯,出门的时候照了一下镜子,似乎比以前黑了,瘦了,也憔悴多了。。

  下楼的时候,遇到了楼上的老头买菜回来。其实他并不老,也就40多岁,只是头发白了太多,所以我一直背后喊他“老头”。走到跟前的时候,我猛一看,吓了一大跳,心尖颤颤,脉搏加速,胸口便疼了起来。我的个乖乖,我原以为他戴了顶黑色的帽子,谁知道他竟然把一头花白的头发染成漆黑,染得又不好,估计还打了劣质的锗喱,头发硬帮帮的张着,平时蜡黄的脸上也不知道擦了什么东东,煞白煞白的吓人,眼圈发黑,一张惨白的脸让我想起了僵尸,不由一个冷战,我把头一低,装着不认识,走出了小区。

  附近某干休所的新楼正在装修,窗户还没装好,阳光非常均匀的在每间屋子里洒下一片光影,整栋楼就这样半隐半显地站着.每一扇窗子被暴露着,像网吧里的一台台电脑屏幕,突然,从某扇窗户里钻出一个戴施工帽的脑袋,还没等我看清楚,又消失了.

  走到时光街,面对着的是一副活泼的,生动的,热闹的,喧嚣的人群.广告牌.霓虹灯,大排长龙的车群,一波波起伏的人潮,一对对相拥走过的情侣.笑声,叫声,喇叭声,卖菜的吆喝声,店铺里播放的热门音乐疯狂的节奏,刀狼震耳欲聋的破锣嗓子声.

  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无目的的走着,24路缓缓的从我身边过去了,饶是如此,仍扬起了一片尘土.我开始想念那个绵绵飘着雨丝的江南小城市,雨点打在不同材料的屋顶上,击出一片清脆的声响.对,我该到那里生活上一段时间.

  慢慢的走过那些店铺,那些橱窗.在我的眼里,这些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了.我好象从一个世界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交换地在我眼前显现.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